广东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跨地域發展+品牌化經營,這就是“廣西師大社模式”!

時間:2018-11-29 作者:張藝兵 來源:出版商務網

广东36选7好彩3 www.xvfrqu.com.cn 在不久前結束的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廣西師大社舉辦了一場“藝術之橋”2019年度系列暨《建筑中國》創刊發布會?!督ㄖ泄肥俏頤墻昀醋帕Υ蛟斕?ldquo;走出去”品牌“藝術之橋”的又一個新平臺,集中體現了廣西師大社跨地域發展和品牌化建設的戰略。

跨地域發展:戰略突圍的必然選擇

再過幾個月,廣西師大社就成立整整32年了?;贗?0多年的發展,大致可以分為3個階段:

第一,“艱苦創業”階段,從1986年成立到1998年。我們建社時一窮二白,當年還從學校借了20多萬元。那時,大家把生存作為自己的第一要務,各部門的人,包括財務人員、辦公室、出版科、發行科的,都是要編稿子的。這個階段為后期的快速發展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艱苦創業”階段也是廣西師大社的專業化階段。廣西師大社從教輔領域突圍,聲名鵲起,成為當時的“教輔新六家”之一,從無到有,從默默無聞發展到在教育出版領域小有聲譽,成為一個專業化的出版社。1995年,廣西師大社獲評“先進高校出版社”,老社長去領獎,還住在地下室里。媒體采訪拍照時想找個光線好的地方都沒有。但那時的辛苦和付出都是有意義的,既為后來的發展奠基,也成了廣西師大社的一個基因。

第二,集團化發展階段,從1999年到2013年。廣西師大社從單一的教育類出版社成長為綜合性的跨地域、跨領域發展的出版集團。1999年是一個很重要的年份,因為我們社開始注入了跨地域發展和集團化發展的基因。也是在這一年廣西師大社開始面向社會公開招聘,這是“走出去”的一個重要準備。當時報名的有700人,最終只錄取了十幾個。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是,我們啟動了跨地域發展戰略,有了要打入上海、北京、廣州和南寧的沖動和計劃。

于是2000年,北京貝貝特出版顧問有限公司成立了。從此,我們開始以北京公司作為平臺開展圖書策劃出版和文化建設活動。到2004年,基本實現了跨地域發展的戰略布局,先后建立了北京、上海、廣州、南寧、南京等五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功能定位和出版板塊。在突破資源和地域局限的同時,也把一個以單一教育圖書為主的出版社發展成為具有集團框架維形的綜合性出版社。

同時,我們也進行了出版社內部改造,在原有編輯室的框架下逐步培育、孵化、裂變分社,基教分社、高教分社,南寧公司,“魔法象”和“神秘島”團隊,文獻分社,藝術分社、文藝分社、人文分社、社科分社等,各分社獨立經營,這樣更利于專業化、特色化、品牌化發展。這種以單體出版社為主體進行延伸拓展、組建集團的“內涵發展,自我裂變”道路,形成類似各省出版集團的出版布局和架構,成為出版業界跨地域發展的典型樣本,被媒體稱為“廣西師大社模式”。2009年6月28日,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和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正式揭牌,我們的集團化發展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果。此后幾年間,廣西師大社深入推進“突出主業、多元發展”進程。在保持出版主業突出、堅挺的同時,開始了多元化發展,進入了房地產、文化旅游、藝術品等領域,逐漸成為綜合性文化集團。

第三,國際化發展階段,從2014年至今。在此階段我們基本建成具有完整產業鏈的跨國出版集團后,全面開啟國際化進程,從一個國內知名的跨地域、跨領域發展的出版集團朝著具有一定世界影響力和美譽度的國際文化機構的發展愿景前行,國際化發展戰略是實現這一遠景的重要戰略支撐。

跨地域發展是“廣西師大社模式”的核心內涵,而國際化發展其實是跨地域發展的戰略延伸,近年來,我們更積極主動地投身版權貿易、資本“走出去”、海外渠道建設等,希望能打造一個有世界影響力和美譽度的國際文化機構。我們選擇借助資本力量直接并購國際領先企業,這樣不僅節省更多財力物力,更重要的是,可以快速進入國際化軌道,大大節省了企業的發展成本。

2014年7月,收購澳大利亞視覺出版集團,由此開啟了國際化發展進程,跨地域發展戰略也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層次,我們發展的戰略視野得到了一個層級的提升。2016年8月,收購英國ACC出版集團,完成國際化出版發行完整產業鏈布局,全面開啟國際化戰略發展;同年,還與克羅地亞兒童圖書出版社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旗下童書品牌“魔法象”在克羅地亞成立全資子公司Magic Elephant Books,廣西師大社國際化發展戰略又向前邁了一步,標志著我們集團品牌國際化的開啟。完成對澳大利亞視覺出版集團的收購后,我們逐步摸索出一套符合自身發展需求的跨國出版管理與經營模式,即“雙本土化”+“一體化”。

所謂“雙本土化”,是指在保留保持海外經營管理隊伍的同時,注重具有國際視野與業務技能的中國本土團隊的培養與建設,從而形成海內外協同發展的效應。我們專門在沈陽組建了專業化的團隊和海外團隊進行全方位對接;而“一體化”是全球品牌、內容、人力與資金資源的集約調配,實現“全球組稿,中英共版,國際發行”。這是我們社在藝術設計類圖書產品條線上形成的全新的編輯、出版、發行模式,也可以說是中國出版“走出去”的一個新的有效路徑。如《民宿之美》,在全球建筑設計行業內征集100個精選案例,經由國內外多個編輯共同采選內容,以中英文兩種形式獨立出版,在國內統一印刷后,以澳大利亞、新加坡、倫敦、紐約為集散地,通過30多家發行商推向全球。

在國際化發展的同時,廣西師大社啟動了第二輪跨地域發展,將布局轉向二三線城市、中西部地區。2016年的6月26日,深圳貝貝特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揭牌,開始探索“出版+,深圳+”發展新模式。同日,由廣西師大社與深圳一家文化公司戰略合作共建合作共建的深圳策劃出版機構也在深圳揭牌。深圳貝貝特公司和深圳策劃出版機構的同日掛牌,標志著我社第一輪跨地域發展和第二輪跨地域發展的戰略布局基本完成。

從地域版圖角度來說,第一輪跨地域發展是以子公司的形式在北京、上海、深圳、南寧成立公司,大致形成了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的城市布局;第二輪跨地域發展則是以戰略合作的形式、“制版分離”的模式在濟南、呼和浩特、成都、深圳四地成立策劃出版機構,也形成了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的城市布局。如果說,第一輪跨地域布局主要以策劃和營銷為主,是從邊緣小城走向中心城市,是廣西師大社發展的空間擴張;第二輪跨地域發展則是以策劃、編校、設計、制作為主,是一種戰略合作,更具活力。我們希望能通過這兩個層面的布局,實現對周邊區域的輻射,有效整合優質的出版資源并形成有效的文化影響力。

最近一兩年,我們仍在不斷推動跨地域發展戰略,先后以合資公司的形式在拉薩、呼和浩特和鄭州成立了新的公司。這種模式更接近第一輪跨地域發展初期的模式,但又不完全相同,可以看作是廣西師大社兩輪跨地域發展后的融合形式,是一種新時代的新探索。

品牌化建設:內涵發展的重要路徑

品牌化建設是一個成熟的企業繞不開的課題。出版社要樹立自己的品牌必須依靠一本本優秀的圖書,這沒有捷徑可走,唯有受到讀者歡迎和認可并經受住時間歷練的好書,才能成就一個出版品牌。

在品牌化建設過程中,我們發現,一家出版社各板塊圖書的選題類型、圖書風格品位都不盡相同,預期讀者也各有不同,很難通過產品形成一個清晰的品牌形象。怎么辦?我們的思路是將每個板塊專業化、系列化、品牌化。也就是說,把“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這個出版品牌具體化、細分化,分成若干子品牌,每個板塊打造出比較鮮明的特色,共同構成“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這個大品牌的形象和影響力。

從時間上來看,我們進行了以下品牌化建設的探索與實踐:

從2000年到2003年上半年,我們通過北京貝貝特公司完成了學術人文圖書“三步走”的發展戰略。

“三步走”發展戰略的第一步就是經典著作的版本升級。當時市面上的學術人文圖書極少,我們就和市面上當時沒有,但仍有市場需求,著作權跟原出版社已經到期的作品,簽訂出版合同,大概簽了三四百種。我們把這些作品重新錄入、設計,改版、改封面設計,調整用紙和印刷工藝,每年推出一兩百種,在當時引起很大反響,廣西師大社的學術人文出版就此進入了媒體、讀者和經銷商的視野。

第二步是通過版權引進,翻譯一批有影響力的學術著作;第三步才是開發原創作品。這三步不是走完一步再一步,它的周期不一樣,經典著作版本升級幾個月就可以完成了,但是版權貿易通過購買版權翻譯需要較長的時間,當然原創作品的更長。到2003年,國內學術人文出版領域出現了“新三家”,其中之一就是廣西師大社。這些可謂品牌建設最初的積淀。

2004年,北京公司開始探索轉型:從一個學術人文類圖書的出版平臺轉型成為一個文化建設活動平臺。把書僅僅是作為一個產品和商品經營,和把書的出版作為一個文化建設來做,這是最本質上的區別的。這種本質的區別以“理想國”品牌的新出現為最清晰的標志。

其實“理想國”品牌的出現并不是突然的、偶然的。北京貝貝特公司成立的3年間,先后推出了一大批好書,聚集了不少互相信任的作者,每年都舉辦有近70場文化活動,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那時,我們越來越清晰地明白自己有什么樣的追求,越來越清晰得看清了自己的使命,我們就想:是不是應該有更清晰的品牌辨識度。既然想做一個長遠的東西,更需要一開始就亮出自己的形象,建立一個新的出版品牌形象。

2010年,為慶祝北京貝貝特公司成立十周年,我們于中秋節推出了“理想國年度文化沙龍”,匯集了兩岸三地以及日本的近30位作家、藝術家和創意人士。這次活動使得“理想國”品牌迅速深入人心。2011年9月10日,“理想國年度文化沙龍”再次舉辦,2011年11月18日廣西師大社成立25周年,當年11月19-21日,再一次以完全開放、完全免費的方式舉辦了“理想國文化沙龍”,引起了巨大反響,極大地提升了我社的美譽度和影響力。

回過頭來看,其實“理想國”品牌的創立發展基本上確立了我們品牌建設的一種方式、路徑和模式。隨后,廣西師大社的其他品牌建設大都可以看出這個品牌樣本的影子和基因。甚至可以說,出版界后來的一些品牌創立與發展都沒有超出“理想國”所形成的建設發展路徑。

2012年底,我們又推出了一個新的品牌“新民說”。“新民說”品牌立足于法學、政治學及社會學等領域,以圖書出版為中心,以文化沙龍、講座、研討會、網絡推廣為輻射和補充,構建了一個以作者和讀者為中心兼及銷售渠道的互動與服務平臺。

2014年底,我們接著推出了童書品牌“魔法象”,意在把人文社科領域的影響力向更廣泛的年齡層次讀者擴展,以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對少年兒童進行人文啟蒙,影響更多的讀者和他們的下一代。

2015年,我們又推出了“神秘島”品牌,作為廣西師大社旗下的青少年文化系列產品,以“和孩子一起成長”為宗旨,形成了青少年文學、青少年科普、青少年體育、青少年勵志和家庭教育幾大產品線,致力于把全世界有趣味、有知識、有營養的精品圖書帶給孩子。此外,我們還陸續推出了“知更社區”“藝術之橋”“觀文館”“獨秀書房”等品牌。

如果換一個視角來梳理,從整體上看,我們的品牌主要可以分為四大類:

第一類是人文社科類出版品牌,主要是“理想國”和“新民說”。這兩個品牌在發展路徑上逐漸突破出版本身,向外拓展延伸,內涵越來越豐富,逐步成為“文化品牌”。除此之外,還有“小閱讀”等品牌,因為發展的路徑不一樣,沒有像“理想國”“新民說”一樣進行品牌建設,了解的人不太多,但其“文學紀念碑”“鼓藏”系列產品也都具有品牌化的基因,在一定范圍內引起了關注;其他團隊的“雅活”“詩想者”等系列產品,也正在推出不少優質圖書,慢慢走進讀者的視野。

第二類是青少年成長教育類品牌,主要代表是“魔法象”“神秘島”“親近母語”。其中,“親近母語”是我們社和親近母語研究院聯合推出的品牌產品,每年全國有數百萬學生使用,已成為中國母語教育的領軍產品。

第三類是知識服務類品牌,主要包括“知更社區”“觀文館”。“知更社區”是一個開放性新型知識服務平臺,采用“互聯網+出版”模式,形成了以“知更校園(讀書會)+線上課程+文化游學”為一體的的全方位、立體化的運營模式。“觀文館”是面向高校師生推出的一個知識服務品牌,包含圖書出版、閱讀推廣文化服務、校園人文實驗室打造。依托“獨秀書房”和分布在各高校的“觀文館”讀書社團,在“大學出版社+高校”的合作下,通過“線上+線下”兩個渠道,以“課程+活動”的模式開展,將科學、有序、可持續的閱讀活動帶進校園,營造濃郁的閱讀氛圍,為高校建構閱讀、人文新生態,并使之融入校園文化,創新人文素質養成。

第四類是“走出去”品牌,主要是“藝術之橋”。這是2016年法蘭克福書展上,我們正式推出的一個共享平臺,當時國內16家藝術設計類出版單位參會,多家單位達成了聯盟共建合作意向。“藝術之橋”是廣西師大社將海內外渠道優勢平臺化,品牌資源共享化,海內外團隊和產業鏈資源最大化而打造的海內外協同平臺,合作單位的產品可以通過“藝術之橋”走向世界。

如果再換一下視角來看,我們的品牌化建設還可以分為國內品牌建設運營和國外品牌維護發展兩個方面。廣西師大社的海外并購能夠成功,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品牌影響力,還有就是我們對海外出版機構品牌的重視與維護。在收購澳大利亞視覺出版集團后,我們采用“雙本土化”戰略,進行了合理的戰略調整規劃,保留澳大利亞骨干團隊對該品牌的運營,同時在國內成立了專門的團隊與之對接,開啟了雙品牌國際化發展模式。同樣的,對英國ACC出版集團的收購,也是建立在對其品牌價值和渠道資源的高度認可的基礎上的。我們希望能借助這兩個海外品牌的獨特資源,結合廣西師大社自身的品牌優勢,聯合國內各方力量,打造好“藝術之橋”平臺,為世界文化藝術交流傳播作出應有的貢獻。國內品牌的建設運營,國外品牌的維護發展,這兩個層面的共同努力將形成協同效應,一起推動我們的國際化發展戰略,助推我們的世界影響力的形成與傳播。

關于跨地域發展與品牌建設的思考

目前來看,跨地域發展日漸成為一種共識,甚至可以說是風潮。但其實并不是每個出版企業都要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出版社要“走出去”得保持一種清醒:

第一,對于跨地域發展和“走出去”戰略要有清晰的戰略定位。要想清楚為什么跨地域發展,心血來潮或是異想天開,都可能會面臨失敗。毋庸置疑,一個文化企業首先得有宏大的視野和膽略,但最關鍵的是,必須基于自身的優勢和發展需要。盲目地“跨”出去、“走出去”,往往會不了了之。

第二,跨地域發展要有良好的機遇和充分的戰略準備。出版行業是文化產業、創意產業,人才是最核心的競爭力,人的創意是最有價值的。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有合適的人,才能使得跨地域發展形成可持續的運營軌跡。

第三,跨地域發展要融入企業的整體戰略發展規劃。跨地域發展應該是企業發展格局水乳交融的一部分。廣西師大社的所有戰略布局和調整都貫穿著一個主線,就是“我們堅信做出版就是要出好書”,在此基礎上,每個分社、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定位,彼此又都有清晰的邊界,有一定的差異性,形成一種互補和支撐。通過差異性發展,一方面“術業有專攻”,另一方面各具特色,整體上形成了“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這個大品牌的內涵。

而關于品牌建設,其重要性必要性就不用贅述了,現在大部分出版社都有品牌意識和一些品牌建設方面的具體舉措。我結合我們的實踐談一些想法:

第一,要清晰地認識到產品品牌、文化品牌這兩個概念間的區別。不是說出了一系列圖書,封面印上幾個相同的字,就是推出了一個文化品牌,這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產品品牌。從產品品牌到文化品牌的轉型或過渡,不僅是圖書有多少品種、有多大銷量、有多少人知道這么簡單,最直觀的區別在于產品形態的豐富性,最本質的區別在于文化內涵和文化影響力。說得具體一點,把一系列書歸攏到一個品牌下面,持續地推出一些圖書,這只能算是一個產品品牌;要將它變成一個文化品牌,就必須要確定它的文化內涵,要在各種活動中,包括圖書的內容、風格、品質中灌注并體現這個內涵,要開展豐富的文化活動,而且不能僅僅是賣書的活動,要把出版回歸到知識分享這一本質意義上來。更為關鍵的是,這個品牌的理念必須具有文化意味、人文關懷,必須獲得讀者的文化認同。

第二,文化品牌不是越多越好,關鍵是要形成獨特的內涵,構成一個有影響力的傳播矩陣。從“理想國”到“新民說”,是人文出版的一種合理延伸;再到“魔法象”,這種延伸擴大到少兒領域。我們依然強調人文啟蒙,只是啟蒙的方式、路徑各有不同,我們的品質、精神理念可以換一種形態傳承。未來,我們可能還將推出一兩個品牌,它們是既有文化品牌內在氣質、品位的延續,從不同角度、不同路徑、不同層面一起詮釋廣西師大社“開啟明智、傳承文明”的出版宗旨。這就形成了一個文化品牌矩陣,形成了傳播力的協同。

第三,文化品牌是用心培育的,一定不能功利化,要有從產品提供商到產品服務商的理念轉型。首先,一個出版品牌的建立需要有一大批高品質的圖書作為支撐,如果沒有儲備充足的優質選題,沒有多年的策劃出版實踐和經驗,一定不能倉促上馬。其次,一個品牌的推出是一家出版社從產品提供商到產品服務商的一種理念轉型。這個轉型必須潛下心來、耐住性子,一點一點去耕耘去努力,要日復一日地堅持付出。若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讀者絕不會對這個品牌有什么價值認同。再次,一個文化品牌會形成市場影響力和感召力,會增加品牌圖書的銷量。但將文化品牌建設簡單等同于多賣書的功利化思維,只會破壞品牌建設的質量。從廣西師大社的經驗來看,只有專注于如何更好地呈現這本書、如何更好地呈現這些內容、如何更好地讓它與讀者相遇,我們才能獲得更多認同。

跨地域發展與品牌化建設是廣西師大社的兩大戰略??緄賾蚍⒄咕褪強占瀋系耐卣?,本質上是要聚集更多的優質出版資源,拓展更廣闊的渠道和平臺;品牌化建設則是內涵上的提升,是提高圖書產品的品質,提升文化服務的品位和格調。推行這兩個戰略是要把更多的優質出版資源轉化成優質的圖書產品和文化服務,更有效地與需要它們的讀者相遇,實現更高效地傳播。一言以蔽之,就是廣西師大社的理念——“為了人與書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