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36选7好彩开奖结果查询:如何做一個有尊嚴的出版人?戳心了!

時間:2018-11-22 作者:愛思考的艾窩窩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广东36选7好彩3 www.xvfrqu.com.cn 對比十幾年前剛入行時的出版環境,現在的確已經改變很多。作者的來源、營銷的方式與渠道,以及讀者的閱讀方式都發生了很多變化。然而,我又始終覺得,出版的核心其實并沒有改變。

因此,在看到那些為國內出版業命運操碎心的文章時,總有言過其實、杞人憂天之感。出版業的確面臨很多挑戰,但是哪個行業不曾面臨挑戰?不能適應外界變化的永遠是某些個體,而不是行業本身。

那些看似動蕩,可能會摧毀行業的各種?;蛩?,我相信到最后都會成為對行業的洗滌,讓行業得以重生。

作為出版的核心,編輯工作的邏輯本質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編輯的精神一直都在那里,只是可能被忘記或者歪曲。各種觀點(哪怕是可笑的觀點)的存在也未必全是壞事,至少可以幫助我們思考與進化。

逐漸被淘汰的公司

前幾日下午接到獵頭電話,是某個圖書公司副主編的職位。

辭職以后接到過幾次這樣的電話。這讓我確信,在這個行業里,工作經驗與工作能力是最重要的資產,人才是核心競爭力。

在獵頭稍后發來的資料中,我看到公司及職務介紹后,不禁感嘆雖然出版圈很小,但人才可能太少了。

這是我做獨立策劃以后曾經差點有過合作的一家圖書公司。我認識公司里面很多朋友,一些已經離職。

在我剛入行不久,在如饑似渴地吸收設計類知識時,這家公司出品的圖書給了我很多幫助。又因為當年做的圖書品類相近,所以自然而然地對他家同樣方向的圖書有比較深入地了解。(做一個品類的圖書,對至少國內這個出版方向的機構進行研究是最起碼的職業沖動。)

至少在那個時候,這家出版公司在國內的那個出版領域里有著數一數二的地位。

當我跳槽到上一家圖書公司后,由于工作原因,我和這家公司的編輯、營銷和發行有了更多接觸,有些還成了朋友。

正因如此,我看到了一個蓬勃發展的公司一步一步地走向分裂,慢慢地將自己的出版版圖葬送,甚至到了茍延殘喘的地步。

當然,這幾年我也看到了一些小型的出版企業一步步做了起來。

雖然我不確定這種做起來可以做得多大規模,或者能持續多久,但是在這個行業里面,當你做到一定規模,至少不太容易死得很快,至少可以給你犯些小錯的機會?;瘓浠八?,斷送一個出版企業,可能需要好幾年。

但一個公司好幾年都在犯錯的唯一可能就是,一把手有問題。同樣的,一個小型公司能在短時間做起來,除了真的有錢以外,領導才是關鍵。

我認識的這家公司領導大概好幾年前已經沒有再將心思放在公司的出版業務上?;蛐硎且蛭懊婕改昊蚴改甑某曬θ盟丫憔氳?,或許是他本人已經對出版失去興趣。

沒有領導靈魂的公司將逐漸僵化。

人類的本性復雜,貪婪和懶惰永遠存在。在一個體制僵化的公司里,最可怕的事情一定會發生,那就是內耗。

內耗導致效率降低,導致人才流失。這些看似是某些員工的問題,但說到底都是管理者的問題。

我們的出版行業近幾年的所有變化都是來自互聯網。因為互聯網及移動終端的興起,改變了人們很多行為模式。

作為出版機構的領導應該洞悉這種變化,并且隨著變化而改變自己的戰術。這家僵化的公司的領導卻仍舊躺在以往的榮光中無法自拔,堅信著自己以往的戰術可以百戰百勝……這自然會被時代所拋棄。

時代改變并不可怕,這永遠不是某個公司走向衰敗的根本原因。

那些崛起的公司

其實用“崛起”二字不太合適,做成什么樣子能叫崛起呢?

在朋友圈經常能看到的圖書品牌?在圖書銷量榜名列前茅的圖書品牌?在各個獎項里能經常出現出版品牌?

我覺得都不是,只有長期積淀下來口碑,讓人們也因為品牌而不只是書而買書時才好意思說一個品牌建立起來了。

比如有讀小庫之前的讀庫,以前的三聯。

所以本文說的“崛起”只代表這幾年業務屬于上升階段。我們從讀者角度可以看到的是,這些品牌在圖書出版上有一些亮點作品,各種營銷活動積極展開,至少從出版氛圍上看不是死氣沉沉的。

這類崛起的公司,有些是民營圖書機構,有些是出版集團里的新建編室,他們一般都深諳這個自媒體時代的傳播路徑與特點。

在選取熱點的品類同時,分析受眾可能接受傳播的路段,各種轟炸宣傳,又或是長期持續性的營銷投入。

除此之外,有些機構還不斷提高營銷路徑的縱深度。在中國這個重視教育、實用主義的國家,他們除了提供只能被動選擇的圖書,也主動提供產品使用支持,比如向教育領域做延伸。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新崛起的公司都更重視新時代下的營銷宣傳,也都在思考提供除了紙質內容以外的內容服務與盈利支持。

不過在這些變化中,我們要明白,紙書編輯是一種狹義的技能,一個編輯身兼數職只能說明公司的人員短缺,無法在出版各個環節安排更專業的分工。這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就像任何一個制造企業,他的研發人員不會同時去進行產品銷售一樣。

這些對時代變化的應對說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其實每個環節都需要人去完成。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結果。而在這個時代,這些工作更要求創意與知識厚度,以及耐心與細心。以前那些只靠三板斧打天下的策略戰術將不能滿足新的時代要求。簡單說,我們的讀者需要更體貼的服務。

當一家公司,從領導開始缺乏這樣的思考,無法放下老舊思維時,他能選擇的員工自然也很難具備這樣的新思維。

就算不斷地造貨堆碼洋,不了解讀者如今時常變化的胃口,不能隨著讀者一起成長,那些被挑選來的書,要不品質一般,要不根本無法進入到目標讀者的眼中。

所以,在這個時代的出版企業,需要的是領導者更加全面的能力。不僅要知道什么貨好,也要知道如何改變銷售方式與策略與應對不斷變化中的市場。同時,要對行業整體在經濟體系中的位置有所認知,調整自己的商業預期,并可以選擇性地增減商業板塊。

圖書內容與營銷,本不該有的沖突

其實我更想說說一些沒有變的東西。

大家總是討論傳統出版業需要改變。我們作為內容提供者現在竟然要反過來從互聯網要內容,我們制作的內容竟然最大的利潤獲得者不是我們自己。

不知道何時,我們從作者的第一挖掘者、維護者,變成了熱門IP的搶奪者。

論壇、微博、公號,一路下來,內容出現的主要媒介在變,而我們“摘桃”的行為已經很久沒有改變,而且越演越烈。尤其到了微博和微信公眾號時代,很多書的內容幾乎照搬網絡上的內容,毫無編輯工作可言,編輯手記只能寫寫封面做了多少稿,用了什么紙。圖書宣傳文里只剩下封面和紙書照片可以拍一拍。

不知道何時,我們的圖書折扣越來越低,被電商利益捆綁的慘叫聲這么多年來一直不絕于耳。但實際上我們什么改變都沒做,我們還是這樣的一條路走下去。

書的定價的確越來越高,但是紙價工價也在飛漲,一本書打完折,出版社的利潤真的有變多嗎?

最近還經??吹僥掣鐾際櫧放圃?折包郵賣版權引進的圖書。除去渠道和物流費,這種書如果正常付版稅的話,真的還有利潤嗎?

又或者,不打折是不是就沒法賣書了?

這讓我想起前陣子法拉克福書展有位前輩在朋友圈說,很多在國內號稱賣了幾十萬、上百萬的書,在給外方結版稅時的數字卻少得可憐。不是騙子就是吹牛皮,用這種商業態度做文化出版的人,好像還做得不錯?

我曾最佩服的出版生態體系是讀庫。自己“圈地”自己賣,不打折,想買只此一家。也因為如此,我從來不會吝惜在書店買讀庫的書。

不過昨天看到當當上,讀庫的mook竟然也在折扣上參加滿減,我慶幸沒有訂今年的mook。

為什么要打破自己的生態體系?圈的魚數量不增長了嗎?有了讀小庫以后需要新的讀者粉絲來消耗更多的圖書產品了嗎?規模擴大就一定要走這一步嗎?

這都只是猜想,我不知道答案?;蛐硎且慌談蟮鈉?,只是我看不清罷了。

我不知道像讀庫以前的模式到底能在國內做多大的規模,但至少我看到了出版的尊嚴,至少在一期期的mook里我看到了編輯的精神。也正因為有這個核心,大家才會認讀庫其他的圖書。

圖書出版不該只熱衷于將一套套書重新組合推薦等銷售模式,那只是營銷或發行最應該感興趣的事情。圖書以作者與編輯為原點,其他任何手段方法工作都是在這個根基之上。

但是我們自己卻好像忘了怎么做編輯。我現在看到那些熱衷于寫封面照片如何選擇的編輯手記,又或是封面圖怎么一步步做出來的分享,我看到的是缺乏協作的基本素養,以及審美的崩壞。

編輯技能原來已經變得這么不重要了。

前陣子有朋友和我說,同樣是做獨立策劃的另一個編輯是如何有效營銷她的一本書的。大概方法是在圖書出版后,一直在不同社群做微信群分享。

的確,直到今日,我都能在我的朋友圈里看到一些人參加這本書的微信活動。

朋友告訴我這件事,是替我的《金子美鈴童謠集》出謀劃策。

但我不是營銷編輯,我并不想把更多精力放在營銷上。我做的項目大都要從零開始思考內容。這才是我喜歡做的編輯工作。

在我們講了這么多年產品經理概念以后,我發現這個概念就是個最大的騙局。

這個概念的本質是圖書承包責任制,一本書交給你,公司只管銷量和利潤,不管其他。雖然看似產品經理身兼數職,看似能力多面,但其實這樣的工作性質會導致兩個結果,一是更重視營銷,營銷在短期的確最快刺激銷售的手段;二是,更快做書,做更多的書。

所以我們看到做營銷做得轟轟烈烈的書往往是一些非常適合營銷的書。在國內,適合營銷的書有幾個特點:國際大獎的書或者知名作者、內容形式獵奇的書、追內容或形式熱點的書、實用性極強的書。

但是出版者明明還有幾種書應該做:有潛力的沒有名氣的作者的書、非實用性的書、更多內容有趣但非熱點內容的書。

而且,出版機構應該有自己的出版精神,不是市面上什么熱門就做什么。

但至少在童書這里,我看到的是層出不窮的“小字輩”出版品牌,做著一些放在誰家出版都不會有違和感的圖書。

我并不反對營銷,也不反對按傳播規律去選擇出版品類,我反對的只是大家都變得一樣,變得平庸,忘了出版是個色彩斑斕的有趣工作。

這是個人人都是老師的時代

出版行業以前的模式是圖書出版后邀請專家學者來站臺背書,而現在各種大V層出不窮,這些大V的水平參差不齊,職業出發點又各種各樣。很多大V完全依附于出版內容而存活,但并沒有創造出更多有價值的工作。要知道,有專業水平并不是成為大V的充分必要條件。

我看到一些三天兩頭參加各類活動的專家(也可能是真的專家),既佩服他們的精力,又擔憂他們自己學習的時間是否充足。

如果一個人長期處于認知的只出不入的狀態,才能做到如此高的曝光頻率吧?

在繪本熱火朝天的現在,各種各樣的課程講座工作坊層出不窮。

我記得最早都是叫工作坊的,那時大概還不好意思稱為課程。但什么是工作坊?工作坊是共同學習交流的,而不是課程。工作坊其實沒有授課老師,所有的人都是學習分享者。

現在倒是很少提工作坊了,直接稱為課程。但是課程又是什么?課程需要備課、需要結果的測試及反饋、需要不斷調整和改進。

作為一個本科師范專業的學生來說,這么多濫用課程二字的活動我看了既震驚又覺得可笑。

前陣子看到南京大學某個教授被舉報的帖子。教授稱其自己在外隨便講講課都比在大學里上課賺得多得多。

正因為社會上各種各樣根本不是課程的“分享會”存在,才會讓這樣的人撈取大量利益,并禍害大學校園里明明更需要系統學習的學生。

老師定義的崩壞,出版業雖不是始作俑者,但絕對有推波助瀾的作用。我們利用讀者對出版二字的信任,請來一些人做分享,并冠以課程的名義收費。

收費沒有問題,和巴菲特吃飯都能收費,這是商業操作,你情我愿即可。但是看到這樣的商機的很多人漸漸把課程二字用爛,用一些話術或隨處可見的內容去忽悠讀者。

讀者的無知與懶惰自然也是原因之一,但糊弄讀者的“老師們”又是什么樣的角色?

講座就是講座、分享就是分享,培訓班就是培訓班。如果要講課,請拿出更加長期的、嚴謹的教學態度與計劃來看待。當好老師,可能要學的東西比想象得多的多。

如果圖書不打折……

如果任何電商渠道不能隨意打折,我們的出版環境會有怎樣的改變?

實體書店會不會能更好的存活?沒有了大促我們每年的碼洋增長點從何而來?圖書的單本銷量是否會下降?我們的利潤是不是會不降反增?

我們會不會更注重內容,以及營銷的質量?我們會不會更加在意一本書的再版率,從而把更多精力分給已經做出來的書而不是做更多的書?

既然單本銷量下降,我們會不會愿意出版一些沒那么熱門的書?愿意做一些有個性的出版?我們是否更愿意比拼的不是銷量,而是我們到底做出來什么、思考了什么,網媒更愿意寫的文章也不再只是“如何做出爆款”?

又或是我們會開發出更多的課程來收費以增加收入?出版機構開始進入開辟新的業務的時代?

但無論怎么改變,除非紙書被時代所淘汰,圖書的產品質量和渠道工作是永遠不變的環節,把本職工作做到位、做得有行業尊嚴是以不變應萬變的不二法門。

對出版本身抱有熱情與思考能力的人,是出版機構最應該重視的財富。那些只是看到什么風口就想著乘風而起的人,就讓他們隨風而去吧。

*來源: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夏日星,轉載時有刪改。